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美句美文美句

我的“心机”后妈:遗产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

发布时间:2021-07-17 11:08:39 【美文美句】 0次浏览

摘要王志成在因车祸失去了父亲后,只剩下继母能依靠。正当他打算真正接受继母时,却意外得知,竟然是继母害死了父亲——12017年4月6日下午,窗外大雨瓢泼。我穿着白大褂,正在化学实验室里专心连接着一套蒸馏装置,辅导员张哥突然把我叫了出去。你母亲走了。他神色凝重。走了,是什么意思?她结婚了?”我语气中充斥着怨愤。癌症晚期……”我脑袋轰地一下,像有东西炸裂了

我的“心机”后妈:遗产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图

王志成在因车祸失去了父亲后,只剩下继母能依靠。

正当他打算真正接受继母时,却意外得知,竟然是继母害死了父亲——

1

2017年4月6日下午,窗外大雨瓢泼。

我穿着白大褂,正在化学实验室里专心连接着一套蒸馏装置,辅导员张哥突然把我叫了出去。

你母亲走了。

他神色凝重。

走了,是什么意思?她结婚了?”我语气中充斥着怨愤。

癌症晚期……”我脑袋轰地一下,像有东西炸裂了。

她真的死了!?一个月前,我对她下的诅咒竟然成真了?

我叫王志成,今年26岁。

现定居南京,老家在冰城哈尔滨。

两岁那年,母亲因一场意外去世。

父亲在批发市场给人家拉货,每天早出晚归,十分辛苦。

我从小由奶奶带大。

但在我六岁那年,疼爱我的奶奶也过世了。

有不少热心人觉得一个大男人独自拉扯个孩子不容易,开始给父亲介绍对象,但他怕我受委屈,一直不肯再婚。

直到我十岁那年,他突然将一个白皙纤弱的女人领回了家。

父亲让我唤她“兰姨”。

兰姨来我家的第一天,就像变戏法一样做了一桌子好菜。

我吃了个淋漓痛快,感觉像过年一样。

兰姨还给我买了一套当下很时兴的运动服,我高兴得穿上就不舍得脱下来。

当晚,兰姨走后,父亲小心翼翼地问我:“你觉得兰姨好吗?”“好啊。

我想也没想就冲口而出。

可是,我并没想到,这个回答在父亲看来,代表了我对兰姨的认可。

很快,他们请了少数几个亲友,在一起简单吃了顿饭,兰姨便正式过门了。

我突然意识到,我有后妈了?!

听多了后妈的传言,让我对后妈有本能的恐惧,更是对兰姨的到来十分抗拒。

我坚决不喊她“妈”,尽我的一切努力想让她明白:我不喜欢她,她如果识趣,最好离开我的家。

可她默默忍受了我所有的任性行为,对我始终和颜悦色。

而她的到来,也让家变得干净整洁,让我们的一日三餐变得丰富可口。

有一次,听楼里两位阿婆谈论我家的事,我才知道,原来兰姨曾经有过一次婚姻,那个男人喝大酒打老婆,因为她被检查出子宫有问题,无法怀孕。

娘家又没有什么人能为她撑腰,尽管她一忍再忍,可最终还是被那男人扫地出门。

如今遇到父亲,虽然不善言辞,但知冷知热,还能有个栖身之所,她觉得十分满足。

我突然有些可怜兰姨,对她的排斥多少减轻了一些。

一天半夜,我发高烧。

也是兰姨一夜没合眼地陪着我,不停地给我额头换冷毛巾。

那个在昏暗台灯下模糊的影子,让我感受到异样的温暖。

我想,如果我妈还活着,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那一刻,我突然有种想叫她一声“妈”的冲动。

只是这个念头随着我的高烧退去,慢慢变得不那么强烈了,直到不久后发生了一件事。

2

五年级的一次课间,我们一大群孩子在玩老鹰捉小鸡时,同班同学石宇飞脸朝下摔在了地上,门牙掉了一颗。

石宇飞非说是我推倒他的。

石宇飞的妈妈更是不依不饶,向父亲索要一万元去做种植牙,连老师劝解都不起作用。

父亲拽着我回家,一进门就开始找棍子。

我大哭着喊冤。

兰姨夺下木棒,问清缘由后,扳着我的肩膀,再三向我确认是不是真的没有推石宇飞,然后带着我挨家挨户去找那些一起玩老鹰捉小鸡的孩子。

好几个孩子都表示是石宇飞自己摔倒的,我根本没有碰到他。

兰姨让那些孩子在说明情况上签了字,第二天跟着我去了学校。

我的不白之冤终于得到洗刷。

而我感动之余,觉得心中有某种东西在慢慢融化。

从那天开始,我一直寻找机会,想张口叫她一声“妈”,但还没有等到合适的机会,就被她的一顿暴打,将这个刚燃起的渴望再次变得无声无息。

那是我记忆中,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打我。

起因是她正好遇见我和一群孩子在路边戏弄邻居家的傻孩子小伟,我恶作剧地将点燃的鞭炮放在小伟的帽兜里,把他吓得尿了裤子。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发火,样子恐怖极了。

她说了好些话,但我只记得她边用巴掌重重地拍我屁股,边骂我怎么可以欺负弱小?问我知错了没有,若是下次再犯,还打!

发过那一次火后,兰姨再度恢复到温柔、人畜无害的样子。

只是见过了她的变脸,我对她重新有了戒备之心。

进入初中后,青春叛逆期的我更是拒绝她的一切示好。

2011年,成绩一直不错的我考上了一所市重点高中。

可在这所除了学习啥都不让干的学校里,我感觉很压抑。

尤其是班主任许老师,整天板着个脸,把我们当小学生一样管,课堂纪律、家庭作业,乃至仪容仪表,简直事无巨细,做得不好,就劈头盖脸一顿训。

而我则是全班那个挨训最多的人,这令我产生了强烈的厌学情绪。

3

2012年3月,高一下学期要开学了,任凭父亲如何打骂,我说什么也不去学校了。

打断了几根棍子后,父亲似乎也泄了气,见到我只是摇头叹气,连责备的话都没有力气说了。

细心的兰姨猜出了我的心思,悄悄问我,是不是不喜欢现在的班级,如果是,她可以想办法给我调班级或是转学。

我虽然没有承认,但明显松动的态度让她确定了这件事,于是向我保证说,会托人尽快办这件事,这段时间先给我请病假,但让我保证一定不能放下学习。

我表现得不置可否,内心却有一点感动,突然发现,她,竟然是那个最懂我的人。

只是没想到,还没等兰姨兑现承诺,突如其来的横祸降临到我家。

4月2日一大早,父亲开车带着兰姨出门了,走的时候,他们俩个看上去都神色凝重,尤其是父亲,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他关上门前那个看上去有些佝偻的背影,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当天下午,家里突然来了好多人,他们告诉我,父亲开车出了车祸,兰姨受了轻伤,但父亲却当场去世。

我的大脑像是当了机,好久都没能反应过来这对我意味着什么。

直到所有人陆续离开,空荡荡的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时,我的眼泪像打开的水龙头,怎么都止不住。

我终于意识到,我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了。

我不知道今后该何去何从。

深夜,兰姨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门走进来那一刹那,我心底突然燃起一丝微弱的希望:也许在这个世上,我并不是真的孑然一身。

但她只是淡然地看了我一眼,就进了卧室。

这之后的几天,她一直都对我淡淡的,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和善。

父亲去世后头七还没过,大伯父突然带着一帮人找上门来索要我的监护权。

你还这么年轻,早晚得嫁人。

小成又不是你亲生的,到时候我们王家的财产全都落在你一个外姓人手中了。

大伯父很蛮横。

我心惊胆战地看向兰姨,生怕她会一害怕答应下来。

很多年前,大伯父向父亲借了笔钱后一直没还,接着就找各种借口与父亲翻了脸,再不往来。

父亲曾叹气对兰姨说:“其实那钱还不上就算了,我又不会真的逼他,何苦呢。

现在,大伯父此举根本不是为了王家讨公道,而是觊觎我家的房产。

庆幸的是,兰姨拒绝了大伯父。

然而她的举动让我极为吃惊,她像个泼妇一样破口大骂,甚至倒地打滚、抢天呼地喊:“这是我的房子!小成是我的儿子!你们谁也别想!我和向东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

好多邻居闻声凑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指责大伯父。

最终大伯父灰溜溜地走了,可是那一刻,我也觉得丢脸极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4

父亲头七那天晚上,兰姨要去外面烧纸。

她让我呆在家里别出去,可是我也很想和父亲说说话,于是悄悄跟在她后面。

没想到,她一边哭一边念叨着:“都怪我,不该在你开车时和你拌嘴,害你丢了性命,对不起……”

我脑袋轰地一声,后面她说什么没有听清,只有一个念头:原来是她害死了我父亲!

烧完纸后,兰姨走进我的房间,在我床边坐下,用平静的语气对我说:“小成,转学的事本来我是想托人给你办的,但是现在人家告诉我,事情办不了了。

学校请的假也快到期了,你看……要不然回去继续念吧,只要坚持两年就可以了。

不去!”我冲口而出,恨恨地看着她。

这个女人,现在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她害死了我父亲,霸占着我家的财产,现在竟然不舍得花钱为我打点调班,看来要开始为自己留后手了。

我不念书了!”我瞪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有手有脚,能养活自己。

出乎我意料的,她竟然没有再劝阻,淡淡地说了声:“好,你如果想好了,我明天去给你办退学手续。

愤怒在我心底里膨胀,我强压怒火,咬牙说了句:“我想好了。

转过头去不再理她。

没想到,她拿出一张纸让我签字,上面写着我自愿退学,并保证两个月内找到工作,之后每月交给她五百元。

看我愤怒地瞪着她,兰姨仍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你知道,你父亲去世了,这房子贷款还没还完,家里负担重……”

我不等她说完,一把抢过纸,写下名字,然后连笔一起摔给她。

她拿起来,默默地走了出去。

那晚,我一夜未眠。

我知道她想将我逼走,自己独占房产,但我绝不会落入她的圈套,我一定会坚守到最后!

第二天,兰姨给我办了退学手续。

我开始到处找工作。

然而我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混到手,更何况还未成年,根本没人愿意雇我。

见我找工作屡屡受挫,一时很难赚钱回来,兰姨开始变本加厉。

她要我接管全部家务,洗衣、做饭、打扫房间。

曾经父亲在的时候,她可从来没让我干过这些活,现在父亲才刚走,她就变脸如此之快,真让人心寒。

不过现在的我羽翼未丰,还无法反抗她。

我决定忍耐下来,以后加倍奉还。

就这样,我一点点学会了焖饭、蒸馒头、炒各种家常菜。

5

一个多月后,我依然没有找到工作。

兰姨看来有些着急了,晚上她告诉我,早市李二家的猪肉摊需要人手,让我过去,对方答应每个月给我五百元工资。

本以为看看摊,就早市那几个小时时间挺轻松的,可不干不知道,一干才发现原来卖猪肉着实不容易。

每天两三点钟就得爬起来,去批发市场进货。

回来后,就得抓紧分割。

早市散后,还要将留下来的一些肉送到各个小饭店去。

平均每天大概要卖两到三头猪,虽然我只是搭把手,但几天下来,也是腰酸腿疼,浑身像散了架一般。

天气好的时候还行,若遇到狂风下雨,更是一言难尽。

回到家,还有一大堆家务等着我。

我突然开始怀念起那个明亮整洁的教室来,那个时候的我总觉得读书好辛苦,觉得只要可以不念书,做任何事都好。

可现在,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幼稚又可笑。

然而,我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也许我的人生路会一直这样下去。

就在我陷入绝望之际,那个让我讨厌的许老师找到我,劝我回去继续上学。

许老师说我虽然办理了退学,但学校仍保留着学籍,并苦口婆心地劝我,想要改变命运,只有学习这条路可走。

我又感激又愧疚,为以前对她的误解,现在看来,她虽然严厉,却是一位真心为我们着想的好老师。

我直白地告诉许老师,我想回学校,可是我的继母不可能同意。

许老师说她会去做兰姨工作,让我放心。

很快,忐忑不安的我等来了谈判结果,兰姨同意我回去继续上学,但让我签下还款合同,要求我大学毕业后,每年还给她五万元,还款期为十年。

我怀着满腔悲愤签了字,并暗自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考上好大学。

2012年9月,高二新学期开始时,我回到了阔别半年的学校。

经过一个学期的人生起落,我格外珍惜这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接下来两年时间里,我拼了命地学习,成绩慢慢回升,一点点挤进了第一梯队。

2014年高考时,我超常发挥,最终被南京大学录取。

得知录取结果那天,兰姨很高兴,阴沉了多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我知道她是感觉到自己的投资终于有了回报。

6

高考后的暑假,我一直忙着打工赚钱。

偶尔我在家时,兰姨会慢慢凑到我跟前,好似不经意地说些闲话,似乎想要缓和我们之间紧张冰冷的关系。

但我都冷冷地躲开了。

这个女人,如今看到我又有了利用价值,开始想收买我了,但我已经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孩子,不会再被她骗了。

我一直忙碌着避免与她见面,直到要去大学报到的那一天。

当我拖着简单的行李箱往外走时,她突然拦住了我。

小成。

她轻声叫道,我厌恶地想要绕过她,却被她一把拉住了胳膊。

这个,你拿去。

上大学用。

她将一本存折递给我。

我低头看了一眼,上面竟然有两万块。

我多少有些意外,不由转头看向她。

这是这些年来我第一次仔细地打量兰姨,突然发现她变化了好多。

原本丰腴的面颊现在变得颧骨高耸,圆润的下颌也变得尖尖的,就像现在流行的网红脸,难不成是做了整容?

而且,以前从来不化妆的她,脸上竟然涂了粉,嘴唇也涂了口红。

我不由想起大伯父的话:“你还这么年轻,早晚得嫁人。

看来,她已经有所行动了。

我会还给你的。

我闷声说,拉着行李出了门。

之后的两年,我一直没回过哈尔滨,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而她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我。

我们似乎就此变成了陌生人。

2017年2月,因为补办身份证,我回了趟哈尔滨,却发现家里落了厚厚一层灰尘,就连写字台上父亲的遗像也布满了尘土。

兰姨好像很久没回来过了。

看来这个女人已经找到了新归宿,我一边细心把父亲的照片擦拭干净,一边恨恨地想。

回南京的路上,我一直在回忆这些年的经历,越想越气闷。

回到学校,同寝室的康建提前回来了,见我情绪低落,关心地问出了什么事。

我忍不住对他聊起了我们家的事。

康建平日里有些神神叨叨,喜欢搞些占卜算命一类的东西。

听了我的故事,他也很气愤,煞有介事地教给我一个诅咒人的法子,据说非常灵验。

半是好玩半是认真,我照做了。

可是,我真的没想到,才仅仅一个多月的功夫,她就真的死掉了!

我愣愣地看着辅导员张哥,感觉自己像个凶手,内心莫名升起负罪感。

张哥给了我一个电话,说是社区一个工作人员的号码,我可以叫她王阿姨。

因为家里没有什么亲人了,兰姨去世前,将后事都托付给了她。

张哥让我回哈尔滨去找她。

我连夜回了哈尔滨,在王阿姨那里听到了一个让我无法承受的事实真相——

原来当年父亲是带着兰姨去医院检查,结果查出了乳腺癌。

大夫说做手术的话,可以存活十年以上,父亲打算卖掉房子给她凑手术费。

兰姨不同意,两人一路上争执这件事,结果出了车祸。

兰姨怕她哪天突然离开后,我自己没法生存,所以逼着我学会独立生存,又用激将法让我考上了大学。

现在想来,她涂脂抹粉只是不想让我看出她因生病导致的憔悴罢了。

在她看来,只有把我逼走,她才不会拖累到我。

这5年以来,一直是她独自在死撑,有一搭没一搭地保守治疗,直到独自在医院苦苦与病魔做最后的抗争。

因为自己无法生育,她其实心底一直把我真正当亲生孩子来疼的吧?可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再加上我一直也没给她机会,所以她又无法要求我甚至托付我什么。

7

羞愧、悔恨、歉疚交织在我心中。

这时,王姨将一张薄薄的纸递给我,说:“这是她留给你的。

我低头看时,竟然是一份人寿保险,保额12万,受益人是我。

投保时间是父亲去世那年。

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了多久,担心我一个人无所依傍,兰姨竟然投了一份人寿保险。

她事事为我考虑,而我却咒她死!

回想与她共同生活的这十年,她曾用爱一次次想要靠近我,我却因误解一次次推开她。

如今的我纵然有千般悔恨,却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那天,我跪在她的遗像前,长长地叫了一声“妈——”然后泣不成声……

不过,兰姨的苦心还是白费了,递交申请后,很快就被保险公司拒绝理赔,原因是她在明知自己有病的情况下参保,属于骗保。

至于为什么当年在有病的情况下可以参保成功,究竟像保险公司说的是兰姨故意隐瞒,还是保险业务员没有尽到告知义务,已无从考证。

保险公司称当年为兰姨办理保单的业务员早已离职,无法联系。

有人劝我通过法律起诉,我拒绝了。

没有这笔赔偿金,我可能会过得比较艰难,但是我现在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这是兰姨留给我最宝贵的财富。

而我却一度因此视她为仇人。

2018年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南京,现在在一家私企做工艺工程师。

2019年,我娶了相恋四年的女友。

她是我的大学同学,南京本地人,说着吴侬软语,性格温柔贤淑,一如当年的兰姨。

婚假期间,我带着妻子回了趟哈尔滨,领她在老房子里住了两晚。

这套位于香坊区的房子,还保持着当年我上大学离开时的模样。

妻子一直筹划着在南京买房,知道我在哈尔滨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于是提议将这套房子卖了,凑首付。

我有些歉疚地拒绝了她,这所房子里有着我心中最深的痛和永远的牵绊,我想把它作为一份记忆保留下来。

钱我会努力去赚。

我向妻子保证,“先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听了兰姨的故事,善良的妻子眼含热泪,抱着我说,就让这房子一直保留着,以后每年清明,我们都抽时间回来看他们。

我感动地拥紧妻子,看着兰姨的遗像,心里默默地说:“妈,我现在过得很幸福,您可以放心了。

兰姨静静地微笑着,好像听到了我的心声。

我的泪再次夺眶而出。

2020年,因为爆发疫情,我们没能回家。

2021年4月,我带着妻子和刚满周岁的女儿回来看望父母。

我坐在床头对着他们的遗像拉些家常话:公司给我加薪了 、芸儿会叫妈了……每说一件事,我都唤一声“爸”“妈”。

而每唤一声“妈”,我的心脏就像针刺般疼痛。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会把那声藏在心底的“妈”喊出来。

我甚至能想像她含泪激动答应时的样子。

只可惜,有些事情一旦错过就不再,一声“妈”晚了十年,就晚了一生。

图片来源:平台免费正版图库

最纯真的阅读:我的“心机”后妈:遗产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文学网提供情感文章、渣男语录、精美诗歌段落、读后感分享、励志美文、搞笑文章、名言名句、成语组词造句等精品内容。

标签:父亲   伯父   孩子   突然   学校   后妈   继母   遗像

很赞呢! ()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