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美句美文美句

房子产权没有大儿子名字,30年恩怨加深,母亲在病床上喊:爱儿子

发布时间:2021-07-22 13:30:03 【美文美句】 0次浏览

摘要八旬母亲说:崽啊,崽啊!你要吃娘的肉吗?你要啃我的骨头吗?你要我的命吗?大姐说:我觉得他就是畜生。二弟说:哥哥说老爸老妈没有分好这个房子。究竟是父母偏心让兄弟反目,还是儿子贪心,让天平失衡。八旬老母亲渴望儿子的关爱,为何30年来儿子拒不相见。母子之情,手足之争,30年母子不相往来,到底是什么阻隔了母子之情?八旬老人苦苦等待:我希望大儿子来爱我。今天

房子产权没有大儿子名字,30年恩怨加深,母亲在病床上喊:爱儿子图

八旬母亲说:崽啊,崽啊!你要吃娘的肉吗?你要啃我的骨头吗?你要我的命吗?

大姐说:我觉得他就是畜生。

二弟说:哥哥说老爸老妈没有分好这个房子。

究竟是父母偏心让兄弟反目,还是儿子贪心,让天平失衡。

八旬老母亲渴望儿子的关爱,为何30年来儿子拒不相见。

母子之情,手足之争,30年母子不相往来,到底是什么阻隔了母子之情?

八旬老人苦苦等待:我希望大儿子来爱我。

今天的求助人,叫做熊国根,45岁,家住江西丰城,他家有五兄妹身为家中的老小,现在呢,却独自赡养着80岁的父母,而让熊国根气不过的是他的大哥,30年来对父母不管不问,即使现在八旬老母亲生病住院,大哥也不管,那么熊国根的大哥为何会如此的绝情呢?

熊国根说:因为我大哥几十年来,一直不赡养父母,这还是小事情,就像我老妈现在这样,身体这么不好,他到家里还极力的气妈妈骂妈妈,现在对还是这样做,还是死性不改。

说起大哥,熊国根十分气愤,他告诉记者,母亲这次入院就是被大哥气的,他不明白大哥为何如此不孝,竟然这样对待已经上了年纪的二老。

熊国根说:我妈妈这次住院就是他气病的。

我爸妈一直都希望哥哥改过自新。

我爸妈时刻都在想哥哥做他们的好儿子。

熊国根说,父母这两年回乡下住,就是为了接近大哥,但是即使大哥和父母住得近在咫尺,大哥也不曾亲近父母,反而不是吵就是骂,30年来,更多时候父子母子之间仿佛陌生人一般,到底熊国根的大哥和父母之间有何恩怨?

熊国根说:分家是主要矛盾。

1987年分的家,离现在都有33年了,这30多年来大哥一家就不跟爸妈来往,不赡养父母,一直都不管不问。

逢年过节都不会来往。

熊国根表示,大哥这么多年之所以跟父母疏远,原因是大哥认为当年父母分房一事不够公平。

熊国根说:他说我这个房子他有份,我说如果你认为有你的份儿,你可以去法院告我啊,你可以先审这个呀,是吧?你又不去告,又说这个有问题,那你纯粹是无理取闹吗?

熊国根叙述着,按照农村的风俗,只有他和大哥两个人分父母的房子,那么30年前熊国根的父母到底是如何分配房子的呢?

熊国根说:哥哥的意思说,当年我父母年纪已大了,帮他成了家,花费了近几千块钱,父母的意思是以后没有能力再帮我成家了,然后就是这个房子就分配的时候,哥哥就是分了家里的那个旧址。

熊国根叙述,当年自己家的房子被烧掉之后,父母在附近的地坪上又建了新房,当时大哥也帮忙施工,房子建成后,父母考虑到他年纪小,并且还没成家,就写了个协议,这个刚建成的房子给熊国根,让大哥熊国辉到被烧的老房子地基上再建新房。

熊国根说:哥哥只是在做工,是我父母建的房,哥哥做了工之后,父母还给了他工钱。

包括哥哥叫来的所有的帮工的工资都全给了他。

熊国根介绍,后来大哥在旧址新建的房子也是父母和他们兄妹四个帮忙一起建的,按理说父母的两栋房子,两兄弟一人一栋也算合理,而且,当时大哥还在协议上签了字。

在熊国根拿出的协议上显示签的时间是1990年11月20日。

协议的第一条写到:1987年建的房子则全部归熊国根所有,熊国辉在老房旧址另建新房,资金由自己负担,考虑到熊国辉结婚时已花近4000元。

弟弟熊国根年小尚未成家。

原来熊家的父母考虑到弟弟熊国根没有成家,没有花家里的钱,才把建成的房子给了弟弟。

我们也看到,在这一份1990年签订的协议上,熊国辉的签名赫然在目,而熊国根也强调,当年大哥呢,也的确是签字同意的,但当大哥自己的房子也建好之后,他就不承认之前签订的这份协议了,让人疑惑的是,既然当年大哥熊国辉同意了父母分房的方案,之后,他又为何反悔了呢?

当问起:当年父母的这个分配房子的方案合理吗?

熊国根说:我老婆是我自己赚钱娶到的,不是父母给钱娶到家的。

所以熊国根也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这么执着不和父母及他们兄弟姐妹来往。

熊国根说:我开始我还以为他真的有房子分呢!所以我就把协议拿给律师看,律师说,这不可能的事。

熊国根说,大哥的态度,也让家里三个姐姐十分恼火。

当我们提出:这么多年,熊国辉为什么不赡养你爸妈呀呢?

大姐说:我也不知道,他的心是黑的吧!他吃了煤炭吧!

看得出,大姐对他这样的行为其实是不满的。

大姐接着说:平时我们这几个女儿啊,钱全部是我们几个人出,从我们家的老房子被烧后,母亲一直都是看病,一年最少是发五次病。

通过大姐熊国英的话,我们明白,他们父母这30年来平均每年都要住三到五次医院,不管父母得了大病,小病,大弟弟通通不管,他的兄弟姐妹都觉得,熊国辉不配为人子。

大姐熊国英气愤的说:大弟弟的房子也是我拿的钱,二弟弟的这个房子全是我的钱,并且大弟弟那栋房子借我的3000块钱还没有还我。

盖房子用的石头,那个地皮也是我爸妈的,用的砖也是我爸妈的,大弟弟没有拿出什么,他就是做了一个工。

其他都是我们这么多姊妹帮他做的。

我跟着大姐气愤的表达了他对大弟弟的不满,她坦言,当年虽然父母让大弟弟在旧地皮上自己新建房,但当时他们几兄妹都在帮助大弟弟盖房,父母也尽心尽力地,并且大弟弟建房的大部分材料都是她给大弟弟提供的,甚至当时大弟弟建房,连钱都是她借的,至今3000块钱未还,她不明白大弟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大姐熊国英继续解释:当年的房子分配是合理的,大弟弟还多得了呢,可是大弟弟偏以为妈妈偏心多给了二弟弟。

大姐熊国英甚至觉得父母一直都是偏心大弟弟,而大弟弟却跟父母赌气30年,怨恨父母。

而老母亲却日思夜想见大儿子。

大姐熊国英说:妈妈就是思念大弟弟,整天妈妈就是哭啦,那天妈妈差一点都要死掉了,妈妈打电话一定要大弟弟来,看到大弟弟来,很高兴呐,病都好了。

我妈妈最偏心顾崽了,妈妈是最喜欢儿子的,我就是认为大弟弟他是畜生、是猪,比猪还要蠢。

当别人问起:那你们找过大弟弟吗?

大姐熊国英说:我找他干什么?他老婆会骂人,他老婆还会打人。

熊国根的大姐告诉说,大弟弟这么多年跟父母断绝往来,罪魁祸首其实是大弟媳,她说,这个大弟媳非常厉害,几兄妹只要去大弟弟家里,弟媳不仅骂人,甚至还动手打人。

当别人问说:你们二三十年来都不联系了吗?

大姐熊国英说:不联系的,他儿子结婚我也不去,我儿子结婚他也不来。

熊国根也表明,不止他和大姐对熊国辉不满,他妻子和其他姐姐们都对大哥熊国辉满腹怨言,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妈妈很不开心,非常需要大哥的关爱,所以才求助江西卫视《都市情缘》栏目组调解问题。

二姐说:我们就是希望大弟弟赡养父母,妈妈每次都是想儿子。

大姐熊国英说:想让我妈妈开心,可是大弟弟就是不来。

熊国根的妻子更是哭着说:我觉得很委屈。

大哥每次都是以房屋为由,专门找些不合适的理由来打骂爸爸妈妈,我作为儿媳妇都看不下去。

四姐说:当然是希望大哥赡养父母啦。

这是我们唯一的心愿,也是父母的心愿。

熊国根和他的姐姐们都认为,熊国辉30年来不赡养父母的行为十分不孝,他们希望熊国辉能够陪伴在母亲的床前,让母亲开心地度过一个安稳的晚年,那么母子30年来不交往的这个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呢?

生病入院的母亲能等来大儿子的探望吗?双方相见,恩怨能否了断。

四姐弟对熊国辉30年来不赡养父母的做法感到痛心,他们认为熊国辉没有感恩之心,十分不孝,因为和弟弟争房产30年来对母亲不闻不问,那么现在老母亲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呢?

熊国根说:我们今天去见大哥,我们几个兄妹都不要冲动啊。

我们要认真听大哥的意见,看大哥能不能改过自新。

能不能真心来赡养父母?给爸妈一个安心的晚年,有什么事我们都好好的坐下来商量,好好地把这些事情说清楚。

几个兄弟姐妹都想好了,今天去就是为了好好劝说亲人熊国辉能去医院看望母亲,让父母能有一个安稳的晚年。

四姐弟首先来到了医院先去告诉自己的母亲。

八旬母亲说:大儿子说他没有得房子。

我就是想崽啊,崽啊!你要吃娘的肉吗?你要啃我的骨头吗?你要我的命吗?

熊家姐弟的母亲,今年79岁,说起大儿子,她伤透了心,一边是对大儿子的爱而不得,一边是对大儿子不懂事的深深埋怨,两种复杂的感情让她痛苦,而唯有大儿子的陪伴才能缓解她的这种痛苦,30年了,她的渴望,她的盼望,她梦里都是大儿子对自己的呼唤,但现实却只有锥心之痛。

八旬母亲说:大儿子不来,我也看不到孙子了,崽不来,孙子要来吧,开始现在孙子也不来,崽也不来。

我的大儿媳,我去他们家里,大儿媳就会骂人,不分黑白地骂我。

熊家八旬母亲哭诉着自己对孙子儿子的盼望,她说,从小她把孙子带到了六岁,但自从大儿子索房不成之后,30年了,连孙子也不理她,也不来看望他们二老,儿媳更是厉害,见他们一次骂一次,为了能缓解和儿子的纠纷,她多次去村里镇里找人调解。

熊家八旬母亲说:无法管,我一去公社书记就说,你又来了。

大姐熊国英说,村委会镇政府的门槛要被他们二老踏破了,无论干部如何去说,大儿子熊国辉始终坚持弟弟那个房子,愿意分给他一部分,他才会赡养父母,这让二老难过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熊家八旬母亲说:我回来老家两年了,大儿子连我的门槛都没有踢过。

原来大儿子的意思是,这个房子马上就办理房产证啦,一半给弟弟熊国根,一半就是要给他。

不给的话,什么都不会给父母。

熊家八旬母亲还说,小儿子当时还小,虽然新建成了这房子给了小儿子,第二套房子两年后他们也建起来了,两套房子一人兄弟一套,大儿子的房子还是三层楼比小儿子的是那栋房子还要好,她不明白,大儿子到底在争什么?

熊家八旬母亲说:不会照顾我了,他到我家里来走一下都不会的。

就是要我的东西才会来。

我都已经虚着80岁了,过一年是一年,孙子也不来看我们,国辉也不来,我想儿子来爱我。

我是爱他的。

可以看出,老人渴望大儿子的关爱,渴望大儿子能够来抚平内心的伤痛,他的心愿能否实现呢?

熊家八旬母亲说:大儿子熊国辉的是三层楼,二儿子熊国根是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熊国辉是两个儿子,我还多拿东西给他呢!为的是我孙子好讨老婆,好成亲。

母亲总是为大儿子着想,实际上是大儿子占了便宜。

可是大儿子还是觉得分给他的不够。

还是要。

熊家父亲说:老伴儿年年都去找大儿子,可大儿子就是说房子没有分配均。

熊家老父亲今年80岁,多年来大儿子就觉得当初分房子的时候没有分平,坚持不与他们老两口来往,对此他也深感无奈。

从熊家父母的言语中我们也知道了。

大儿子从小的事情,都是他们父母帮着做;大儿子想要什么,父母都尽量地满足他。

熊家父亲重男轻女,两兄弟从小就被他们百般宠爱,她不明白为何到头来大儿子会变成这样来。

此刻熊家八旬母亲还想说些什么,可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张嘴闭眼,呼吸急促。

在熊家姐妹的安抚下,她们的母亲渐渐恢复了平静。

但是她们都说母亲就是被气的才会这样,自己生的儿子对自己没有良心,母亲肯定会这样子难过。

姊妹们还说只要让我妈妈看到大弟弟,只要让我妈妈开心就行,我们都不想让妈妈伤心。

缓过神来的母亲哭着说:儿子不来孙子来照顾我呀,可是谁也不来。

为了能够说服大哥,他们姐弟几个带着江西卫视《都市情缘》的调解员前往大哥工作的地方,希望能说服大哥熊国辉来看望母亲。

这个正在往车上装饮料箱的男子就是熊辉辉,今年60岁。

调解员看到大儿子熊国辉说:因为你妈妈看不到你,她非常想念你。

他特别想让你去陪他。

大儿子熊国辉听明缘由,不耐烦的说:不要不要,出去出去。

调解员说:咱们找个地方单独聊聊吧。

大儿子熊国辉的:不行不行。

大儿子熊国辉声称现在没有时间,等下班之后回家里,再来说这个事情。

熊家的兄弟姐妹在一旁说:照顾母亲,这是你的责任。

大儿子熊国辉听到姊妹们这样说,非常气愤。

熊国辉说:谁的责任呢?我对得起她。

姐妹们还在说着什么责怪的话,熊国辉更加不耐烦了。

熊国辉恨恨的说:你们不要在这里吵。

调解员说:你姊妹们来也是想和你好好的商量。

姊妹们又说:自己的爹娘你就不管一下吗?

熊国辉说:你们不要在这里吵。

调解员说:我们可以出去说,有什么心结,你可以跟我们说一说。

大儿子不和父母来往的背后,到底有何隐情?30年的恩怨,最后能否顺利化解。

大儿子熊国辉说:都是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会全部给二弟弟呢?

兄弟姐妹相见,熊国辉的态度十分的冷淡,双方最终不欢而散,那么熊国辉又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呢?我们又该如何去打开熊国辉的心结让他去医院探望一下老母亲呢。

调解员说:1990年签的那个协议上,已经说房子给了你弟弟。

大儿子熊国辉说:没有,没有,也没有说给了他。

那只是个协议,只是我退出来,也是被逼的。

那种情况下逼得我出来。

调解员说:你不是已经签过字了吗?

熊国辉说:我和父母在一起搞不成,这个签字是无效的。

因为我这个房子在建的过程中。

我自己投进去的钱,好多地方都没有算。

但是我还有做功工的其它东西都没有算在里面。

熊国辉告诉说,当年的协议并不是他自愿签的,他说借建二弟弟现在住的那个房子他出钱出力,建成后父母却偏心,虽然当时把他的工钱和花的一些钱给了他,但是根本不够。

调解员说:父母不是又给你弄了一处地皮让你建房子吗?

熊国辉说:哪里有地皮?

调解员说:那个烧了房子的地方吗?

熊国辉说:烧了地方的房子是她的吗?

调解员说:那是谁的?

熊国辉说:那是祖业。

是我自己以后搞的,不是父母搞的。

调解员说:他们没有出钱吗?

熊国辉说:他们哪里出钱了,我自己的房子我自己出钱建的。

和我父母亲一起建的房子给我老弟了。

我一分钱也没有得到。

调解员说:大姐说还借了你3000多块钱。

熊国辉说:大姐借了我的钱我都还了她。

熊国辉坦言,当年他建的房子,并没有花大姐的钱,都是他找人建起来的,也不能说是父母的房子。

调解员说:觉得那个老房子其实应该分你一半是吧?

熊国辉说:也不是说我分配给我一半,反正我有份,多少我也不确定。

调解员说:那你这么多年跟你父母闹僵,就是因为这个房子的事吧?

熊国辉说:一直以来就不好,母亲说过,我不是她亲生的。

把我排除在外,姐妹们嫁老公啊,找对象啊,都没有通知我。

熊国辉说,他感觉自己就不是父母亲生的,当年弟弟才12岁,为何把已经建好的房子整个给弟弟让他另建房子,他觉得非常不公平,并且今年上半年通过镇政府调解,先搁置房产争议,那就赡养父母,给他们俩兄弟写了个调解协议,今年母亲归弟弟照顾,明年他照顾,如果住院,两人共同承担,之前母亲住院,他还去照顾了十天,并且还出了1000多元的住院费,但这段时间农村宅基地扩权登记,那套房子父母还是只写了弟弟的名字。

熊国辉说:扩权的话,房屋扩权为什么不要跟我打个招呼呢?因为这个房子我也有份。

调解员说:你妈很爱你啊!

熊国辉说:爱个屁,爱我就跟我沟通了,现在一句话都不给我沟通。

我告诉你,就在早几天,我说那个房子扩权,你为什么只写了我老弟,她说是我没有份。

熊国辉告诉说,父母坚持那个房子是弟弟的。

是他在无理取闹,双方根本无法沟通,才导致母子关系弄到这一步。

调解员说:你能不能退一步,这么多年了,因为这个事情,你们……。

调解员的话都没有说完,熊国辉就说:我已经退了,妈妈上次生病,我都全部给了钱了。

调解员说:给了1000块钱吗?

熊国辉说:是的,我已经治得她出院了吧。

调解员说:开始现在你母亲又住院了。

熊国辉说:她现在住院要我怎么办呢?

又住了,他现在出院还要叫我怎么办?房子也已经拿给我二弟扩权了。

如果扩权的时候我两兄弟都有份,我还是一样照顾她。

调解员问:那你现在跟你妈妈有感情吗?

熊国辉说:有感情是有感情。

但是妈妈对我无情。

调解员说:那你妈妈说她很在乎你啊。

熊国辉说:那是口头上说说。

调解员劝说熊国辉去医院看看妈妈,但是熊国辉却坚持不去。

熊国辉说:房子问题没有解决,我就不去看母亲。

调解员说:这么多年了,30多年了呀?

熊国辉说:50多年了我也没有办法。

母亲是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劝说无果,熊家的兄弟姐妹又带着调解员员。

来到了老家房子里,调解员看到二弟弟熊国根的房子和大哥熊国辉的房子相隔不足50米,熊国根的房子是单层的房子,而熊国辉的房子是三层的房子。

调解员问大姐:这当时建房子的时候谁出了力啊?

大姐熊国英说:全是我的东西,这个砖和钱全是我的,他没有出一分钱。

大弟弟就是出了力。

四姐也说:这个房子的砖,全部是我们挑上去的。

我爸爸我妹妹我们三个人挑。

累得要死还受他的骂。

挑完了还没有饭吃。

大姐熊国英告诉记者,因为她当年嫁人早,家里条件也好,并且还有砖厂,大弟弟当年另建自己的房子的时候,没出一分钱,都是她出的钱,大部分材料也都是他她帮忙弄来的,父亲和她的兄弟姐妹几个都在帮熊国辉建房子,直到现在,当年大弟弟建房时借了她的3000人元也没还,而之前熊国辉告诉我们,他还了那个钱。

调解员说:大弟弟熊国辉说他还了你的钱。

大姐熊国英说:我妈妈可以证明,我妹妹可以证明,大弟弟说还了钱给我,让他自己来同我说。

大姐又说:大弟弟的钱没有还我,二弟弟的钱也不需要他还我。

这些话我都对着大弟弟和二弟弟都说过,可是你怎么就是不认父母亲呢?我们没有得一分钱,弟弟要凭着良心说话。

有良心的人才有福,没有良心的人没有福。

之后,熊家的姐弟们又带着调解员赶往村委会,希望熊国辉下班后,能来这里接受调解。

随后村干部给熊国辉打了电话,但是熊国辉始终没有赶回来调解。

大姐气愤的说:我是觉得分得挺公平的,可是大弟弟就是说不公平。

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的了。

调解员说:你现在也只是想让大弟弟去见母亲了,让父母开心是吗?

大姐熊国英泪眼婆娑地点点头。

调解员问四姐:你是心疼爸妈对吗?

四姐哽咽的说:对,我就得大哥应该对父母负起自己的责任,也应该尽自己的义务,这是每个儿子女儿的责任和义务。

熊家八旬母亲也对在镜头说:我喜欢儿子国辉啊,我喜欢你。

崽啊,我舍不得你。

我是张丽

调解在母亲的声声呼唤中结束了,大儿子熊国辉始终没有与母亲见面。

我的心里也感慨万千,三十年前的一栋老房子,居然刺痛了熊国辉脆弱而敏感的心,让他30年来,不顾母子血溶于水的亲情,不顾母亲的深深呼唤,更不顾兄弟姐妹手足之情,就这样孤单而固执的活着,因为他认为自己得不到父母的爱。

网友们平心而论,熊国辉真的吃亏了吗?

第一,在父母亲盖地所房子的时候。

可能真的是考虑到了二弟弟。

因为大弟弟熊国辉已经结婚了。

父母认为他结婚花掉了一些钱。

再说他结婚了,他也已经有能力来自己给自己盖房子了。

而二弟弟年龄尚小,等到二弟弟结婚的时候,父母的年龄已经大了,已经无能为力再给二弟弟盖房子娶媳妇了。

所以父母提前把二弟弟的房子给盖好了。

第二,在父母又缓过来几年的劲儿来时。

父母又与他的姊妹们一起。

齐心协力,共同努力。

把熊国辉的房子也给建好了。

从以上2点来看他的父母,其实父母对他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关心关爱的。

父母都想给他们的每一个孩子都创造一个生活的出路。

只是由于自己的能力问题,可能对每一个孩子的付出有先有后。

第三,在我看来熊国辉真的有错。

当记者问他父母不是在你原来的房子的基础上,又给你建造了一座房子吗?熊国辉的回答是,那是祖业。

现在我就想反问熊国辉。

祖业难道就不是父辈留给你的财产吗?你得到了主意,而你弟弟没有得到祖业啊!这难道不公平吗?

我还想反问熊国辉一句,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绝对的公平吗?一家人在一起,你们的姊妹们相互帮助你们,相互支持你们,拿钱的拿钱,出力的出力,难道还不能感化你吗?

而你在30年后坚持不见父母,你年迈体衰的父母却始终得不到你的关爱,我们想对熊国辉说,这件事情需要记恨一辈子吗?难道你非要等到父母老去,空留遗憾的那一天吗?

希望熊国辉能早日放下过往。

早日出现在母亲的身边,重回家庭的怀抱。

最纯真的阅读:房子产权没有大儿子名字,30年恩怨加深,母亲在病床上喊:爱儿子,文学网提供情感文章、渣男语录、精美诗歌段落、读后感分享、励志美文、搞笑文章、名言名句、成语组词造句等精品内容。

标签:父母   大儿子   房子   弟弟   母亲   大哥   大姐   妈妈

很赞呢! ()

房子产权没有大儿子名字,30年恩怨加深,母亲在病床上喊:爱儿子相关新闻

  • 父母最大的悲哀,活成了一座被人遗忘的孤岛

    父母最大的悲哀,活成了一座被人遗忘的孤岛

    2021-07-22 09:21:38 [!--smalltext--]
  • 父母的“养育恩深”之歌

    父母的“养育恩深”之歌

    2021-07-22 05:58:31 [!--smalltext--]
  • 海涅写给母亲的诗

    海涅写给母亲的诗

    2021-07-22 05:36:17 [!--smalltext--]
  • 浙江首位变性人雷晓晨:05年结婚,06年如愿当“妈妈”,生活幸福

    浙江首位变性人雷晓晨:05年结婚,06年如愿当“妈妈”,生活

    2021-07-22 04:05:41 [!--smalltext--]
  • 独子被害反替凶手求情,以德报怨的大义母亲梁建红后来过得怎样?

    独子被害反替凶手求情,以德报怨的大义母亲梁建红后来过

    2021-07-21 09:05:56 [!--smalltext--]
  • 二胎妈妈丈夫出轨反受指责,“初中学历的她配不上硕士的我”

    二胎妈妈丈夫出轨反受指责,“初中学历的她配不上硕士的

    2021-07-20 16:29:59 [!--smalltext--]
  • 同居20年,70岁女友将他扫地出门,老人大哭:房子有我一份

    同居20年,70岁女友将他扫地出门,老人大哭:房子有我一份

    2021-07-20 10:45:01 [!--smalltext--]
  • 女人离婚,却被妈妈打了一巴掌:你弟还没结婚,需要女婿帮衬

    女人离婚,却被妈妈打了一巴掌:你弟还没结婚,需要女婿帮衬

    2021-07-20 10:15:10 [!--smalltext--]
  • 父母“不麻烦子女”的利弊谈

    父母“不麻烦子女”的利弊谈

    2021-07-20 04:55:55 [!--smalltext--]
  • 妈妈的锅碗瓢盆交响曲

    妈妈的锅碗瓢盆交响曲

    2021-07-20 00:18:14 [!--smalltext--]
  • 读者推荐